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748、变数【二合一章】

我就是超级警察 1748、变数【二合一章】

作者:李氏唐朝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2-01-17 01:20:58

安全通道内,许平也是一阵哔哔。

现在儿子出事,他逮着谁有嫌疑都要说道两句。

尤其是徐洋之前还跟儿子有过矛盾,现如今也在江南市待着。

感觉这伤人的家伙不是徐洋又会是谁?想想也就把自己的想法一一道出。

但顾晨知道,这毕竟也只是许平的一面之词,他对徐洋有成见,大家都清楚。

想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让许泽雨尽快恢复。

于是,顾晨在跟许平和赵淼简单交流之后,大家便各自离开。

由于许泽雨有父母照料,因此大家也不好待在原地,想着安全系数应该是有保障的,便将守护在陆熙雯病房内的袁莎莎撤走。

……

……

中午,春溪湖畔。

大家来到案发现场时,已经是用餐时间。

于是王警官在附近的餐馆内,买了些盒饭快餐带到现场。

大家将盒饭快餐一起放在警车引擎盖上享用起来。

袁莎莎在用餐的同时,也是问顾晨道:“对了顾师兄,你说,凶手是陆熙雯的可能性有多大?”

顾晨停顿了两秒,回道:“如果现场找不到其他线索,那么凶手是陆熙雯的概率,可能有80%,甚至更高。”

“可是,陆熙雯看上去很无辜的样子。”袁莎莎吃了一口饭菜,又道:“我待在她病房很久时间,也一直在观察陆熙雯。”

“这个陆熙雯,感觉跟普通病人一样,没有什么反常举动。”

“要说,这么一个弱女子,竟然能杀死自己的丈夫,这有点说不过去啊。”

“小袁。”王警官瞥了袁莎莎一眼,也是说教着道:“凡事不能专看表面,就比如这个陆熙雯,她是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也不好说。”

“我早上还找何俊超聊过,想通过何俊超,了解一下他这个小学妹。”

“可就连何俊超这几年,都感觉陆熙雯变化挺大,变得越来越世俗,可能人是会变的。”

抬头看着太空,王警官也是若有所思:“如果你都发现不了太多异常,说明这个陆熙雯,心理素质极强。”

“既然能杀死自己的丈夫,那得多大仇恨啊?如果说,单纯是因为前男友徐洋来婚礼现场,见自己一面,然后再送上一万块的婚礼红包。”

“那许泽雨也完全没必要跟陆熙雯闹矛盾,也不至于两人要动刀子,这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王师兄说的对。”率先吃完午餐的顾晨,将饭盒收好,放进袋子,这才解释道:

“这才结婚没多久,就闹出这种事情,换谁也不相信。”

“所以,虽然我们能够从现场情况判断,凶手是陆熙雯,但也需要找出杀人动机。”

“对,陆熙雯没有杀人动机啊?”卢薇薇也是头疼。

这在大家看来,虽然作案手法,符合之前的判断,但是作案动机很重要。

顾晨来回走上两圈后,也是继续跟大家通报着说:“昨天晚上,我让丁亮和黄尊龙他们,在附近寻找线索。”

“但是黑灯瞎火的,也没办法找到什么,我想趁着白天,早找找看,看看有没有其他发现。”

“所以,我找穆良借来了皮皮,估计一会儿就到。”

这边顾晨话音刚落,一辆巡逻警车便从不远处开了过来。

丁亮将警车停稳之后,副驾驶上的黄尊龙立马下车,将后排车门打开。

只见哈士奇警犬皮皮,顿时自来熟的冲了出来,朝着正在吃饭的王警官便从了过去,一头撞在王警官腰上。

“哎呦喂!”王警官一个猝不及防,手里的饭盒差点被撞飞出去,也是没好气道:

“吃饭呢?你们警犬有你们警犬的狗粮,不至于惦记我这点饭菜吧?”

“放心吧王师兄。”说话之间,黄尊龙已经将车门关好,和丁亮一起走过来道:

“穆良说了,皮皮一般不乱吃东西,它是受过专门训练的,这种美食诱惑,对它不起作用。”

“真的假的?”王警官不信,于是赶紧将自己饭盒内,一块还没吃过的卤鸡腿,直接用手拿在皮皮跟前,在它鼻尖左右摇晃。

可还没等王警官反应过来,二哈皮皮,一个原地旋转,瞬间叼住鸡腿便跑开了。

王警官:“???”

“神特么能抵住美食诱惑啊?这家伙根本不带犹豫的好吗?害,可惜了我这根卤鸡腿,早知道我就先咬几口也不亏啊,关键这一口都没咬,就让这家伙给叼走了。”

带着一脸的郁闷,王警官顿时将矛头对准黄尊龙道:“黄尊龙,这算哪门子抵住诱惑?这皮皮分明是来者不拒啊。”

“呃……”黄尊龙瞬间被打脸,也是一脸的尴尬,于是又赶紧解释说:

“呃,穆良是说过,皮皮能抵住美食诱惑,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可我还没把话说完呢。”

“我鸡腿都被这二哈给叼走了,你还想说什么?”王警官现在也是一脸无语。

而且这根鸡腿,还是几人当中最大的一根,想着等把这些饭菜全部吃完,然后在来吃鸡腿。

王警官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因此习惯把最好吃的东西留在最后,而且要那种津津有味的吃。

可现在……

王警官摇摇脑袋,感觉刚才就不该听黄尊龙瞎说。

黄尊龙也是一脸尴尬,笑笑说道:“王师兄,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就把鸡腿给送过去了,我是想说,对于熟人提供的食物,皮皮是来者不拒的。”

“它只是对那些陌生人给的食物,会有抵触情绪,保持警惕,但是熟人给它喂食,它是完全信任的,你给它吃什么,它就吃什么,这都是穆良师兄的原话。”

“害!”听黄尊龙这么一说,王警官顿时感觉自己更亏了,也是没好气道:

“你说你黄尊龙,说话说一半,你要说完整一些,我也不至于牺牲一只鸡腿嘛?”

感觉这波是亏大了,再一瞧,二哈皮皮,此刻真趴在警车下边,晶晶有味的吃着鸡腿。

感觉这刚来就有加餐,皮皮不由对王警官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一旁的卢薇薇捂嘴偷笑,也是侃侃而谈道:“老王,不就一根鸡腿吗?至于跟警犬过不去吗?”

“这不是一根鸡腿的问题,这是……这是……”

王警官想了想,感觉自己还真没必要跟条警犬过不去,想想也是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少吃一吃鸡腿也不会死,待会这二哈要是吃完鸡腿不出力,找不出线索,看我不教训它。”

“汪汪,汪!”

二哈皮皮似乎能听懂王警官的说辞,顿时对着王警官犬吠了两声。

“嘿,你还来劲了?”王警官看着皮皮,也是不由吐槽着说。

顾晨也是笑笑说道:“王师兄,皮皮是在警犬训练基地,受过专门训练的,它肯定听得懂人话,所以你要照顾它的情绪。”

“还照顾它情绪?看它现在吃我卤鸡腿的样子,别提多开心了,我还照顾它情绪?呵呵。”

感觉也是够无语的。

顾晨也是摇头笑笑,随后问黄尊龙:“穆良师兄怎么没来?”

“他正好要去省城学习,所以就把皮皮送到芙蓉分局,然后就离开了。”

“让我们完成任务之后,直接送回警犬训练基地就行。”黄尊龙说。

“原来是这样?”听闻黄尊龙的解释,顾晨走到二哈皮皮跟前,也是蹲下身,抚了抚皮皮的脑袋。

皮皮顿时便发出“嘤嘤嘤”的动静,似乎在向顾晨表达好感。

即便它现在吃的是老王同志的鸡腿,但这也并不妨碍它向顾晨示好。

想了想,顾晨顿时又站起身道:“对了,昨天晚上,你们在这附近,有没有发现其他异常情况?”

“这倒没有。”丁亮摇摇脑袋,也是实话实说道:

“昨晚黑灯瞎火的,要说找到什么线索,那还真有点困难,我们也就是围绕着这栋别墅,在周围巡视了几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嗯。”顾晨微微点头,这跟自己想象的一样。

毕竟春熙湖畔这边的小区,看上去冷冷清清,连路灯都没有。

在这种黑灯瞎火的情况下,要想找到有用线索,那纯属得拼人品的。

见卢薇薇,袁莎莎和王警官都将手中的饭菜吃完,顾晨这才将二哈皮皮,从警车旁牵了过来。

一行人,直接重返昨天晚上的案发现场。

穿过警戒线,大家全部穿戴好防护装备,这才将房门推开,重新来到了一楼大厅。

此时此刻,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

即便事情已经发生十几个小时,但是房间内的气味还是非常浓烈。

顾晨给皮皮穿戴好专门的脚套,随后牵着狗绳,开始在案发现场检查起来。

每到一处地点,顾晨就会让皮皮过去嗅一嗅。

就这样,在整个一楼大厅,皮皮走走停停,将整个别墅的一楼位置,全部检查完一遍。

之后,顾晨为了稳妥起见,又带着皮皮检查了其他房间,最后将皮皮牵到车库。

将车库卷闸门打开后,顾晨也是鼓励着道:“皮皮,案发现场该检查的都检查过了,现在就是发挥你该有的作用,准备好了吗?”

“汪汪!”皮皮似乎能听懂顾晨的说辞,也是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直接犬吠两声以做回应。

“很好。”顾晨见皮皮已经迫不及待,便开始松长狗绳,让二哈皮皮自由发生。

还别说,自从在警犬训练基地,拿到警犬合格证书后,二哈皮皮在搜寻方面,还真就跟一般警犬没有两样。

搜索起来的样子,相当专业。

时而在别墅角落周围走走停停,时而又在院子里附近转来转去。

大家现在也都只能依靠皮皮,毕竟这二哈现在的身份是警犬。

吃着警队的狗粮,总得做出点贡献吧?

因此大家都跟在皮皮身后,皮皮去哪,大家就跟到哪。

顾晨甚至都感觉,自己整个人牵着狗绳,都在被二哈皮皮带着走动。

皮皮工作效率很高,几乎投入工作开始,便非常卖力。

似乎是那一只鸡腿起到了鼓励作用。

就在门口附近的草丛边,皮皮顿时停下脚步。

愣了几秒之后,二哈皮皮顿时钻入草丛,开始一阵倒腾。

片刻之后,一片带血的抹布,突然被皮皮叼了出来。

“有发现。”卢薇薇见状,也是一脸惊喜,赶紧从狗子嘴里抽过抹布。

众人见状,也都开始围拢过来。

“我的天呐!这地方竟然有一块带血的抹布?难道这些血迹都是别墅里的吗?”袁莎莎见状,也是一脸惊奇。

丁亮也是默默点头:“估计八成就是。”

“可能是凶手逃跑时留下来的也说不定。”黄尊龙也道。

王警官眉头微微一蹙,也是不由分说道:“这块抹布怎么会被丢弃在这里?而且……从血迹来看,还很新鲜,跟屋里的血迹程度差不多。”

“难道……凶手另有其人?”卢薇薇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之前大家都有推断,凶手或许就是陆熙雯。

可现在突然从屋外找到一块带血的抹布,这让大家对凶手的真实身份,不由产生了怀疑。

“你们说,这个陆熙雯,有没有走出过屋子?”顾晨突然问道。

卢薇薇摇摇脑袋:“搞不清楚,但是如果陆熙雯走出屋子,她这脚印,岂不是会踩得到处都是?”

“毕竟案发现场,也就是一楼客厅,我们只发现了陆熙雯跟许泽雨的脚印。”

“而且陆熙雯的脚上,踩到不少鲜血,理论上,她根本没有可能离开屋子。”

“对呀。”这边卢薇薇话音刚落,另一边的袁莎莎也赶紧接话:“昨天的现场,顾师兄不是已经调查过来吗?除了陆熙雯跟你她老公许泽雨,就再没发现其他踪迹。”

“可这种情况,陆熙雯离开屋子的可能性会很小。”

“但是如果血迹是来自于案发现场,那就说明,这里或许真的出现过第三者?”王警官现在也懵了。

感觉这完全颠覆了之前大家的所有推测。

顾晨现在也说不上为什么,总感觉整个事件变得越来越蹊跷。

如果说,现场搜查不到第三者踪迹,那么这块带血的抹布又是从哪来的?难道跟凶案现场无关?

想到这些,顾晨只能先掏出取证袋,将带血的抹布装了进去,变好之后,放入袁莎莎手里的取证提箱内,说道:

“这个待会儿去市局技术科,拿给高川枫检测一下,看看血迹到底是谁的?”

左右看看,顾晨将皮皮牵到身边,又道:“皮皮,干的漂亮,看看你还能找到些什么?”

“汪汪!”

这边顾晨话音刚落,二哈皮皮便叫了两声,随后开始继续搜查。

20分钟过去了,皮皮又在春熙湖畔,靠近池塘边的一处垃圾桶位置开始翻找起来。

见皮皮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顾晨立马将狗绳牵回,主动往垃圾桶方向寻找过去。

由于这边没有物业管理,因此垃圾桶收拾的也并不及时。

加上这里住户很少的缘故,公共环卫也不是经常过来。

因此垃圾桶内的各种垃圾,似乎还是几天前的产物。

顾晨将狗绳交给一旁的袁莎莎,自己则将垃圾桶盖直接端起,丢到一侧。

眼尖的卢薇薇,立马发现了异常:“快看,又是一块带血的抹布。”

王警官直接将带血的抹布捡起,放在手中观察一番,这才不由默默点头:“看来,这块带血的抹布,跟我们刚才在草丛里找到的那块是一样的。”

顾晨接过之后,放在手中反复观察,也道:“而且血迹跟案发现场的血迹程度也差不多,时间上应该是非常接近。”

“我的天呐。”卢薇薇有些不淡定,也是没好气道:“这东西,难道是凶手在擦拭血迹之后丢弃的?”

“如果是这样,那说明现场可能真的有第三者存在,而且第三者,巧妙的擦去了自己的痕迹。”

“所以我们在案发现场,却只能发现陆熙雯跟许泽雨的痕迹,是这样吗?”

卢薇薇看向顾晨。

但顾晨此刻也说不上来。

毕竟,痕迹找不到第三者,这似乎是明摆的事情。

可如果凶手不是陆熙雯,那陆熙雯的睡衣后背和肩上,又怎么会出现细小的血滴呢?

要知道,在陆熙雯的口述中,她是有在激烈反抗,但是却没有能够拿到刀具。

可就这种情况,她睡衣的背后和肩膀,是根本不可能沾有细小的血迹。

这些都是大家在检测室内,做过实验验证的。

可如果凶手的确是陆熙雯,那么这两块带血的抹布又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顾晨也只能先将第二块带血的抹布,继续装入取证袋中。

随后的几个小时时间内,大家又将搜索范围,拙见扩大,一直延伸到小区外围的各种角落。

尤其重点搜查了垃圾桶。

但是几个小时下来,所有人都是筋疲力尽,但警犬皮皮却再没收获。

顾晨顿下身,打开自己的警用水壶,将水倒入自己的手掌中,给疲惫的皮皮提供饮水。

一旁的卢薇薇也是蹲下身,看着即将落山的太阳,问顾晨:“现在怎么办?周围好像能搜查的地方,都已经搜查过了,已经再没有异常物品,是不是得去市局技术科了?”

“嗯。”顾晨微微点头,感觉再这么寻找下去,其实也是浪费时间。

毕竟这一下午的时间,自己有警犬皮皮辅助,已经对案发地点周围,展开了几轮搜查,已经再难找到其他线索。

与其如此,还不如前往市局技术科,找高川枫检测一下血液源头。

站起身,将狗绳交给黄尊龙,顾晨也是叮嘱说道:“你们先带皮皮返回芙蓉分局,让聂师傅准备些好吃的,聂师傅也好久没见到皮皮了。”

“明白。”黄尊龙默默点头,转而又问:“那顾晨你呢?你要去市局技术科?”

“对,时间紧任务重,现在有什么线索就调查什么线索。”顾晨也是有些无奈。

毕竟,一个下午的时间,只在案发地点附近找到两块带血的抹布。

感觉收获并不理想。

但有好过于无。

黄尊龙和丁亮面面相觑,两人也是爽快答应。

很快,大家在原地分开,黄尊龙和丁亮,带着警犬皮皮先去芙蓉分局。

而顾晨则开车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起赶往市局技术科。

由于赶上下班时间,所以卢薇薇提前打电话订购了几份鸡腿饭,随后又电话联系了高川枫。

大家准备在市局技术科享用晚餐。

……

……

晚上6点20分。

顾晨和王警官,提着多份鸡肉饭,来到了市局技术科检测室。

而此时的法医高川枫,还正在跟两名小助理聊天说地,似乎也在等待顾晨的到来。

见顾晨和王警官手里提着晚餐,高川枫顿时乐坏了,赶紧上前迎接道:“看来你们已经把鸡腿饭给准备好了。”

接过顾晨手里的塑料袋,高川枫提醒着说:“是双份鸡腿吗?”

“没错,这袋是你们三个的,都是双份鸡腿,毕竟昨天晚上答应的。”顾晨说。

高川枫接过塑料袋,也是对着顾晨甩甩手指,不由分说道:“还是你顾晨够义气,行吧,现在也是吃饭时间,我们吃饭完,再来帮你做检测。”

“行,正好我们也没吃晚饭。”顾晨走出检测室,一起来到隔壁的休息室。

随后,大家将晚餐放在桌上,所有人都开始领取自己的那份。

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吃的是普通鸡腿饭。

而高川枫和两名小助理,吃的则是双份鸡腿饭套餐。

吃人嘴短,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高川枫,也是不由露出姨夫般的微笑说:“顾晨,等吃完,我立马帮你们检测,咱不急。”

“知道。”顾晨默默点头,嘴里吃着饭菜,心里却一直在想案发现场的情况。

昨晚分析的结果,却在今天下午找到两块带血抹布之后,自己似乎要开始重新推翻之前的想法。

虽然证据指向陆熙雯,但如果带血的抹布,跟陆熙雯和许泽雨的血液有关,那整个案件,似乎又将充满变数。

用餐完毕之后,大家坐在休息室安静等待,而隔壁的检测室则开始忙碌起来。

由于之前高川枫已经将案发现场的所有血迹精心了检测论证,结果发现只有陆熙雯和许泽雨的鲜血。

因此,这一次顾晨过来,只是想知道这两块带血抹布上的血迹,是否跟陆熙雯和许泽雨有关?

因此,检测起来可以大大算多时间。

只需要将抹布上的血液,与之前检测过的血液样本进行对比即可。

……

……

晚上7点20分。

高川枫将检测报告拿在手里,推开休息室大门,直接走到众人跟前。

顾晨抬头看着高川枫,问道:“检测结果如何?”

“检测过了,抹布上含有两种血液样本,既有许泽雨的,也有陆熙雯的。”高川枫说。

闻言,顾晨顿时眉头一蹙。

自己怕什么来什么,还真被自己猜中。

就现在来说,这也说明,现场或许还存在第三者的可能性。

毕竟,陆熙雯跟许泽雨,在受伤之后,是根本不可能离开别墅。

周围的一切踪迹也都说明了这点。

顾晨曾经推理过,陆熙雯在作案之后,离开别墅的场景。

但是很快又被否决掉,因为如果陆熙雯在刺杀许泽雨之后,身上的血迹,在离开别墅之后,很容易留下痕迹。

但是案发现场却并没有发现,这说明陆熙雯在作案之后,离开别墅的可能性很小。

想想之后,顾晨赶紧又问:“那抹布上有没有找到指纹?”

“没有。”高川枫无奈摇头,也是实话实说道:“这种纤维的抹布,说实在,根本就不太可能留下指纹。”

“你提供给我的样品,目前来说,也只能匹配到陆熙雯和许泽雨相同的血液,除此之外,也检测不出其他东西。”

“知道了,谢谢。”顾晨说的有气无力,感觉自己之前的推理,明明可以成立,但却在这里出了岔子。

但是顾晨非常清楚,就昨晚自己在检测室,做的那项刺杀实验,是可以证明,当时陆熙雯挥刀刺杀许泽雨,从而将许泽雨的鲜血,溅洒到自己睡衣的后背和肩上。

可现在,案发现场突然出现的带血抹布,似乎将之前所有的推测,将可能性从百分之八十,瞬间拉低到百分之五十以下。

但凡超不过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都说明这些推测,似乎有些站不住脚。

“会是谁呢?现场到底还有谁?”顾晨双手抱头,也是一脸郁闷。

一旁的卢薇薇也发现了焦虑的顾晨,不由拍拍顾晨后背,安慰着说:

“顾师弟,你先别急,案发现场出现第三者,这不仅是你,就连我们也都没发现第三者踪迹。”

“只能说,这个案发现场的第三者,实在是隐藏的太深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有第三者存在,那么陆熙雯所说的那些情况,原则上是有可能发生的。”

“那怎么办?”一旁的袁莎莎有些无语,也是没好气道:“难道还要去找陆熙雯问问清楚吗?”

“没错。”这边袁莎莎话音刚落,另一边的王警官便直接插嘴说: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医院找陆熙雯,再找她问问清楚。”

“如果之前是我们判断失误,那该道歉就道歉,毕竟昨天晚上黑灯瞎火的,也很难找到新线索。”

“相信这个陆熙雯,应该是会配合的。

顿了顿,王警官又道:“就算她陆熙雯不配合,那我们就找何俊超,她陆熙雯不给我们面子,那多少也会给何俊超一些面子吧?”

“没错。”顾晨忽然站立起身,也是不吐不快道: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这些带血的抹布,到底是谁带走的?”

“现场还有哪些细节,陆熙雯是没有告诉我们的?这些都需要搞清楚。”

幽幽的叹息一声,顾晨也是放低语调,颇为无奈道:“现在看来,还得去一趟医院。”

“那就走呗。”卢薇薇倒是不在乎,也是笑呵呵道:“要去就得趁早,否则这个陆熙雯要是找借口需要睡觉休息,那还真有点难办。”

“啪!”王警官拍了下大腿,也是站起身道:“那就走吧,赶紧的。”

片刻之后,大家收拾好东西,再次驱车前往江南市人民医院住院部。

……

……

来到陆熙雯的病房前,时间也已经来到了晚上8点10分。

此时此刻,陆熙雯的妈妈正陪在女儿身边,看着手机打发时间。

王警官轻轻推开房门,陆妈妈便发现了动静。

扭头一瞧,见来人是警察,陆妈妈顿时板着脸,也是没好气道:“你们来这做什么?凶手找着没?”

“我们还在调查。”卢薇薇说。

陆妈妈冷哼一声,也是面带不善道:“来调查?又来调查我女儿?”

瞥了眼躺靠在病床上的陆熙雯,陆妈妈又道:“我女儿都跟我说了,她说你们调查之后,说凶手可能是她,你们这是怎么调查的?”

“我女儿刚嫁给许泽雨,她就要杀了许泽雨?这不扯淡吗?再说,我女儿这么乖巧一个人,她为什么要杀他丈夫?”

似乎是大家离开医院的这段时间,陆熙雯已经将之前大家调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跟父母说起过。

因此现在陆熙雯的母亲也是一脸郁闷,感觉警方怀疑谁?都不应该怀疑到自己女儿身上。

不过,大家也早就有了心里准备,陆熙雯家长有这反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因此卢薇薇也是厚着脸皮,不由吐槽着说:“阿姨,我们只是根据现场已知证据,做出的初步推断,如果您觉得有什么异议的话,我们欢迎。”

“但是我们调查,也需要根据已知事实来做出判断,我们是有自己依据的,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瞥了眼躺在病床上,故意将头扭向窗外的陆熙雯,卢薇薇又道:“而且,你女儿如果能全面配合我们的话,说不定我们会尽快找到凶手。”

“呵呵,说的倒是挺好听的,我凭什么相信你们?”陆妈妈似乎还在气头上,即便卢薇薇有理,她也要杠一下。

主要是看女儿受委屈,又伤成这样,心里本来就憋屈。

再一听女儿跟自己倒苦水,说警方怀疑是自己杀害了丈夫许泽雨。

陆妈妈这暴脾气,顿时感觉无处发泄。

正好这个时候,警方调查组又来到医院病房,感觉也是找个出气筒发泄的时候。

也就在陆妈妈还想再哔哔几句时,顾晨从大家身后走了出来,也是语气轻柔的说:“阿姨,关于你女儿受伤的事情,我们表示很抱歉,是我们考虑不周。”

“只是因为当时受到现场环境影响,所以才没办法掌握整体情况,所以,你们有委屈,我完全理解。”

“但是,现在我们趁着白天,又在别墅周围发现了一些新线索,这可能对我们调查真凶有决定性帮助,所以……”

短暂停顿了几秒,顾晨还是带着诚恳的语气,不由分说道:“所以阿姨,也请你理解我们的工作,让你女儿陆熙雯,积极配合我们办案,这也是对她自己负责。”

见帅气的顾晨,语气轻柔的跟自己各种解释,态度也是非常诚恳。

即便陆妈妈想要发火,可面对这个帅警察,陆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愣是听完顾晨的说辞之后,又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来。

感觉顾晨说的还有些道理,于是陆妈妈长叹一声,也是有些无奈道:“也罢,你们也是在调查,黑灯瞎火的,的确不容易找到线索。”

感觉是理解了顾晨的难处,陆妈妈随后看了眼女儿陆熙雯,这才又开始帮警方劝说道:

“熙雯,熙雯,你就再配合一下,跟警方好好聊聊,看看能不能洗脱自己的嫌疑,毕竟,妈妈是相信你的。”

“妈!”

陆熙雯似乎心情糟糕,也是背着大家,冷冷的回了一句:“他们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来问我呢?”

“熙雯,听话。”感觉女儿就这态度,似乎警方得不到有用的线索,还是会将怀疑对象放在女儿身上。

陆妈妈也希望尽快摆脱女儿的嫌疑,因此陆妈妈才愿意积极配合警方,尽快找出凶手。

站起身,陆妈妈也是语气轻柔的对顾晨说:“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就在这里问吧,另外,我需要留在这里吗?”

“如果可以,请您先在外头等候。”顾晨说。

“好吧。”陆妈妈微微点头,也是长叹一声,这才往门外走去。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见状,也是主动让出身位。

随着病房房门被关闭,现场突然间安静下来。

陆熙雯似乎也感觉气氛过于尴尬,于是扭过头,问顾晨说:“顾警官,你不是怀疑我就是凶手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我并没有返回,我依然认为你就是凶手。”顾晨也是硬对硬,并没有妥协的意思,继续说道:

“从现场发现的各种痕迹推断,你是凶手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而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我们怀疑你,但并不代表你就是凶手,在没有新线索出来之前,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可如果有了新线索,那么之前的推理调查,也需要再从长计议。”

“所以……”陆熙雯似乎是听懂了顾晨的意思,于是在短暂沉思了几秒后,这才又道:

“所以你们是找到了新线索对吗?”

“接错。”站在顾晨身后的卢薇薇走出来道:“我们今天下午,又在你家附近搜查了几遍,找到了一些新线索,所以才想过来跟你求证一下。”

“那你们想问什么?”陆熙雯似乎想赶紧打发大家离开这里,因此也开始主动配合。

顾晨将执法记录仪镜头调整完成之后,也是掏出笔录本问她:“陆熙雯,你说你跟凶手进行了打斗,那么我问你,凶手在逃离之后,有没有带走什么家中的东西?”

“带走家中的东西?”陆熙雯蹙眉沉思,片刻之后,这才啊道:

“对了,凶手好像是来偷东西的,对,是偷东西,我记得,当时我老公许泽雨的钱包就放在一楼客厅的茶几上。”

“里面现金倒不是很多,但是有一块金手表挺值钱的。”

想了想,陆熙雯又道:“我只记得,当时我把凶手赶走的时候,他挺匆忙的,连桌上的金手表都来不及带走,可能也被现场这种情况吓坏了,所以才走的匆忙。”

“那凶手是戴着脚套进来的吗?”王警官问。

陆熙雯摇摇脑袋:“我不是说过了吗?当时光线太黑,我看得并不清楚。”

“加上当时刚下楼就跟凶手打了起来,注意力都在打斗上面,根本就没怎么注意这些东西。”

“好吧。”这边顾晨将情况记录之后,抬头又问:“那他是从车库离开的对吗?”

“对。”

“离开之后,带走了哪些东西?你再仔细想想,就是除了茶几上的钱包和金手表之外。”顾晨说。

陆熙雯瞬间又懵了。

整个人也是苦思冥想,似乎有些记不起来。

但是顾晨这次很有耐心,并没有催促陆熙雯,就这么跟着大家一起,站在这里安静等待。

只见陆熙雯各种思考表情,再过去三分钟后,她这才有些不确定道:“凶手逃跑的时候,我记得,他好像带走了两块抹布,对,好像是两块抹布。”

“你再说下去。”顾晨记录着说。

“嗯。”陆熙雯微微点头,也是继续回想:“我估计他是害怕有血迹站在房间里,所以才带走两块抹布,想要清楚掉自己的踪迹吧?”

“至于其他什么的,我还真记不起来。”

闻言,顾晨微微抬头,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陆熙雯,顾晨又问:“所以,就仅仅是两块抹布对吗?”

“对,是两块抹布。”

“那你看看,是不是这两块?”顾晨话音落下,立马掏出手机,将自己手机相册点开。

随后,将自己在现场找到的两块带血的抹布,亮在陆熙雯面前问:“是不是这两块?”

“对,就是这两块抹布。”陆熙雯见状,整个人也是震惊不已。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