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我的恋爱选项有点难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阿华看起来高兴吗

都月家。

三楼。

书房之中。

宽大的木桌左侧摆放着一鼎古铜色的小型香炉。

此时一根较为粗壮的灰色外皮香顶正缓缓燃烧着。

淡淡如缕的灰色烟雾相互交叉着螺旋上升,飘至屋顶后再向四面八方挥散而去,散发着独属于自己本身的凝神香味。

泛着温润光泽红木书架横向排列,上下的木架上摆放着许多的物品,有排列整齐的各种书籍,也有用黑色丝带系上的卷轴,在最上层还有几个雕刻着蓝色花纹的瓷器装饰。

都月龙介端坐在书架的正前方,位居宽大木桌的正中间位置,手中托着一本边角泛黄的古籍,默不作声的用目光扫视。

时不时扯卷下自己黑色浴袍的袖子垫住手臂的支撑,换个姿势继续阅读手中名为《义经记》的书籍

书房之内安静的没有半丝异样的声响。

只有香炉中香根燃烧偶尔发出的滋滋声,以及不时掀动书本页数的沙沙声响。

某刻

紧闭的书房木门被轻轻推开,福岛知美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见丈夫此时正目光凝视在手中的书本之上,她也没有出声打扰丈夫的阅读兴趣,只是提着手中泡有茶叶的紫砂壶走了过去。

将书桌案台边倒扣的两个木杯翻转过来,烫了下杯身倒在桌案的出水口,又重新往两个杯子中蓄满了茶水,素手轻抬将其中一杯放在都月龙介的右手边。

这种静谧又无声的夫妻画面显得格外安静,也是两人相爱多年修成正果的体现。

福岛知美抿了抿自己的嘴唇,望向丈夫轻声问道:“今天需要我帮忙研墨吗?”

“不用了,今天没有练字的想法。”

他回答道。

都月龙介顿了顿自己的声音:“那两个孩子已经走了吗?”

福岛知美细言细语道:“已经回去了。”

“嗯。”

都月龙介风轻云淡的嗯了一声,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看的很重,目光仍旧在手中的兵法书籍上。

福岛知美见他这副似乎很淡然的模样,即便是多年的枕边人也有些摸不准他的想法了,实在是今天丈夫的举动实在有些意外,按照两人本来的商量并没有直接接受的想法。

哪怕是都月龙介自己心里认同了那孩子,也不会轻易的就许诺了那样的话,按照自己对丈夫那种传统保守的性格,说出那句话无异于和订婚没有什么差别。

这倒也不是福岛知美看夏目枫这个人不顺眼,而是他们也知道当代年轻人对恋爱观念的改变,或许今天是一个明天是另外一个的说法有些夸张,但交往几个月发现不合适,或者其他原因分手也很正常。

所以就算是对那孩子再喜欢,也只是默认他们的恋爱关系即可,完全没必要再去平添上那句话。

虽然夏目枫那孩子可能觉得是很正常的话,但阿华肯定心中明白自己丈夫的言下之意。

这才是让她感觉到格外疑惑的原因。

福岛知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双手捧起杯壁泛着温意的木杯,浅浅的抿了口茶水,犹豫了会儿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你心里真的认可那孩子吗?”

都月龙介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仍然拿着书籍端坐在原位。

沉默了几秒钟后。

他缓缓问道:“阿华看起来高兴吗?”

福岛知美闻言不禁愣了下神,但很快便明白了丈夫的意思。

她苦笑着放下手中的木杯,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望向都月龙介的目光略显幽怨:“不得不说,虽然前些年你对孩子们很混蛋,但最近竟然破天荒的转性了,不过你也不要认为这是我夸你的话,因为这些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义务。”

福岛知美这句话可是完全没给都月龙介留半点面子。

虽然以自己丈夫爱面子的性格估计会有些不悦,但这句话也是她这些年憋了许久压在心底的话,这会儿说出来还真有些不吐不快的感觉。

前些年因为仕途的顺利需要大量的精力投注上面,福岛知美也能理解自己丈夫无法分身他顾,对家里的孩子可能就没有尽到父亲应尽的义务,但这也不是不关心孩子的理由。

想关心孩子而没有精力,和因为没有精力而不关心孩子,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以前的都月龙介虽然不至于到那种能叫孩子憎恨的父亲,但是能将亲子关系弄的只有冷淡和畏惧,明显距离正常的父亲还相距甚远。

所以福岛知美见自己丈夫竟然破天荒的先问了大女,终于算是站在父母的角度为孩子考虑了,她心里不禁感觉有些欣慰,可想到以前的事还是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我明白,是我亏欠他们,特别是阿华。”

都月龙介轻轻放下手中的书籍,将书页合拢起来放在旁边,微不可察的叹息了一声。

他这种语气和脸色更加令人吃惊。

福岛知美本以为他会反驳,可到现在竟然一反常态,有些让她感到大跌眼镜的意思。

自家丈夫以前因为工作而不顾及家中,除了跟自己还算是无话不谈的程度,跟孩子们基本上就没有过多的交流,虽然也有因为公事一周七天六天半都有事的原因,但这会儿陷入了困境反倒是转性了。

所以说人生的大起大落还真是能改变一个人。

福岛知美不禁在心中暗自感叹了句。

不过她仍然为自己丈夫在职场上的事情感到惋惜,毕竟再进一步可就真称得上一步登天了,而且错过了这次机会基本上就被封死了道路,另外几个跟自家仇视的家伙一旦坐上那个位置,别说以后腾出位置再给自家丈夫让路,估计还免不了一顿排挤和冷淡,说不准就连原本副大臣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这种体量的位置每往上走半步,那都无疑是巨大的改变,同样手中的权力也几何倍数增长。

正与副一字之差,却犹如天地相距。

也就是这个节骨眼上自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动,父亲去世后自己那几个不争气的哥哥又没有远见,都把自己这个早已嫁作人妇的女人视若外人了,哪里还舍得把资源再堆积在都月龙介的身上。

虽然这是一种不可抗力,甚至可以说是运道不好,但福岛知美不免心里还是有些内疚,毕竟最关键的助力在自己身上出了问题。

其实即便父亲没有去世也不一定能成功,但现在父亲去世了却是真的一丝希望都无。

这或许也是命运吧。

福岛知美压下了心中复杂的心思,清丽的脸颊勉强撑起一丝笑容:“我上来之前阿华就回房间了,所以也没跟她说上两句话,不过看阿华那么喜欢那孩子,你又罕见的为女儿想了次,估计心里会很高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