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剑煌七界 > 第八十七章 彼时珍忆

剑煌七界 第八十七章 彼时珍忆

作者:庄玄羽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2-01-15 04:26:22

最新网址:

旋鲨跃,妖狼嚎,夜鬼奔袭魔穹荡。

赤火岛,无念涯,止水百转意千回。

“真想不到这座充满腥杀的岛,竟然还有如此安静的角落!”吴婉瑜看着眼前平静的海面,不由感叹道。

“光自暗中明,净从秽中生,在魔界的这段时间,汝应更加深有体会吧!”耿煦背对着吴婉瑜,望着妖狼海淡淡道。

“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对这片用鲜血浇筑的地界,更多了几分归属感。”吴婉瑜自顾自地说道。

“为**杀戮,因无能被杀,秉持各自执着,沉浮魔海中的可怜人,又有几人能找回归属?”耿煦的声音冷如霜,淡如烟。

“执着是苦,也是福,人如果少了这份执着,生命会空洞乏味,魔也相同,执着下的真性情,有时候也会很可爱,不是吗?”吴婉瑜眉目间含着一丝清风明月的笑意,反问道。

“能突破观念的屏障,汝也算是进步了,吾能断言,未来的七界,将不再有任何屏障!”耿煦缓缓拔出了背上负着的玄幽胧夜,坚定道。

“这就是你的执着,也是你加入赤水魔狼的原因?”吴婉瑜突然回忆起神王栈道上耿煦甫出现时曾对她说过的大道。

“哈,它也将成为殷天殇的执着,神王六迹,七界大同,绝不是一句笑话。”耿煦神情颇为奇特道。

“我还是不懂,究竟什么是神王六迹?”吴婉瑜毫不回避心中疑问。

六迹如六剑,神王即人王。

云城霸剑千虹映,始之终焉七界同。

剑道三才数形意,天之道焉轮回扬。

神王一念人亦剑,相之本焉我自觉。

万剑无别并天齐,念之同焉一舟登。

造极登天剑长生,生之永焉原乡归。

戏终梦醒剑空玄,局之子焉梦幻真。

“此为神王六迹,吾参悟五百年有幸得窥,汝亦为闻吾道者第一人也!”耿煦说罢,缓缓转过身,平静地看向吴婉瑜。

“能成为你布道的第一人,我倍感荣幸,你的这些观念,也的确令我耳目一新,至于它们是对是错,就交给时间来证明吧!”吴婉瑜并不能完全理解神王六迹,但她却希望它们是对的,因为殷天殇也一定认为它们是对的。

无念涯边,月影婆娑,幽暗而深邃的海水如春风拂柳般温柔涨落。

耿煦注视着吴婉瑜娴秀仪静的面庞,突然情不自禁地伸手轻抚她那一头秀美的风鬟雨鬓。

吴婉瑜一时错愕,她想闪躲,然而却不及闪躲。

“汝与宛蝶,实在是很像……”耿煦将手收回,感怀道。

“你或许并不是一个好的父亲。”吴婉瑜回忆起与殷天殇在神王栈道时看到的残象,无奈道。

“汝可知,宛蝶被吾杀死的一瞬,吾脑中闪现的是何种画面?”耿煦强抑住刻骨的悲伤,咬牙道。

吴婉瑜这时也被耿煦的悲伤所浸染,眸中泛起郁郁怜色。

“吾见到了吾之死景……”

“死景?”

“吾将死在他的梦里。”

“天殇的梦?”

“哈哈,或许宛蝶她,也是吾的一场梦吧!”耿煦声音嘶哑,语带哽咽道。

“这就是人生如梦吗?”吴婉瑜沉重道。

“大梦归处,即是原乡。”耿煦眉头浅皱,深深道。

“太深奥了,如果人生真的只是一场梦,那我只想做好这个梦,我不想醒来的时候,留下太多遗憾!”吴婉瑜望着海面,痴痴道。

耿煦叹了口气,突然问道:“回答吾,殷天殇于汝之生命,有何意义?”

吴婉瑜不假思索道:“他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他使我的内心充实,也让我明白了自己究竟应该怎么活!”

“茶水一旦沸腾,便会失了鲜爽,汝之执着,过了!”耿煦端详着自己的手心,苦涩道。

“也许吧,然而他却已不再是他,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吴婉瑜摇了摇头,苦笑道。

“他会回来的,但吾仍要劝汝一句,背阴的感情,切莫深陷。”耿煦内心沉重道。

“你的伤,让我看看!”吴婉瑜似乎想起了耿煦身上的伤,又似乎是在回避问题。

“吾的伤,好不了了。”耿煦淡淡道。

“把手伸出来!”吴婉瑜命令道。

耿煦苦笑,将手腕伸给了吴婉瑜。

“你……”吴婉瑜一边把脉,一边惊诧道。

“好了,吾还有很多事要去做。”耿煦的声音逐渐变冷。

“答应我,别再受伤了!”吴婉瑜神情凝重,叮咛道。

“允你!”

那一夜是奢侈的,从破晓到晨曦,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们都只是静静地看着海面,听着浪花被卷起的声音,若无念能可恒久,生命将再无忧愁,快乐亦将不复,可记忆却又能为之驻足,只因无念本身就是最值得珍忆的存在。耿煦离开时,他被曙色投映下的背影是萧索的,一如吴婉瑜彼时的心情。

次日的旋鲨阙,则又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情景了。

因为这个不速之客,拉开了魔界剑杰竞逐剑之巅峰的序幕,同时也打破了四殿悬而不破的平衡,魔界的内战,至此开篇!

烈日雄风匆匆抵至火焰大殿时,他一双如铃虎目直勾勾地盯着欧阳赦,苦笑连连。

“如此拖泥带水不像是你的风格,那人是来找孤的?”欧阳赦冷声道。

“剑邪啊,你往后的日子只怕不太平了,是求死不能,他在对岸等你……”烈日雄风叹气连连道。

这时,前方传出一个来自亘古的声音,众人头顶那朵燃烧的火莲花突然开口道:“这是来自剑上的约谈吗?”

烈日雄风耸了耸肩,苦笑道:“他虽未明说,不过我看他那气势,感觉**不离十。”

“火皇,孤很快便回来。”欧阳赦说完,便转身走向外面。

“先是剑帝约战剑魔,又是剑鬼邀战剑邪,魔界内战看来是要提早到来了!”火皇看着剑邪的背影,深深叹了一口气道。

妖狼海岸,一个颓废男子静静地听着海里的群鲨咆哮,面上没有丝毫表情,直到一个身穿血红劲装,手握赤红血剑的男子飒然来到。

“剑邪,你终于来了。”求死不能的声音里充满了疲倦。

“你来找孤,似乎只有一个目的。”欧阳赦一双鹰眼注视着求死不能手中那柄灰褐色柳叶剑,淡淡道。

“我们好像就只有这一个交集。”求死不能眼睛里除了疲惫,还有一柄红色的血剑。

“孤答应你,不过时间和地点需由孤来定,三日后,妖狼海外的无疆荒漠!”欧阳赦肃穆道。

“好,日初时分,我与天祭会如约而至!”求死不能话音未落,人已远去。

欧阳赦叹了口气,正欲转身离开,天幽王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汝有把握吗?”

“在未真正败亡前,孤对每一战都抱有十足的信心。”

“汝将剑决选在竞魔天决的前一日,无论胜负,都将激起众人斗志。”

“为了火皇霸业,孤甘作这垫脚之石,希望你也莫要辜负火皇对你的期望!”

“吾从不以任何人的期盼行事,吾只做吾欲做之事。”

“无所谓,早就知道你动机不纯了,孤从来都没有真正指望过你!”

“剑邪之于邪剑君七,离邪甚远矣!”

“苦迹蛮荒的邪剑君七,孤只听说,从未得见,若有机会孤定要送他一程。”

“哈哈,或许你们对邪的定义不同吧!”

“秉死之淳,赦生之罪,赤血的救赎,无处不在!”

“吾很想知道,重焱狱那场剑决,汝的杀招,因何而变调?”

“因为孤那时,并不想杀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