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 番外87:往后余生,唯我相伴【全剧终】

他们夫妻怀着忐忑的心,再一次登永安寺,时隔二十五年。

一如当年,他们刚到永安寺,就看到了早已等候的源恩,二十五年未见,源恩模样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甚至那慈善的笑容也分毫不差。

“阿弥陀佛,老衲昨日便知今日有贵客自西南而来,故而早早相迎。”

源恩的话让夜摇光一怔,时光恍然间倒退四十年,夜摇光低声笑了:“和尚,比之当年你少了一句‘携一宝相赠本寺’。”

“小友当年所赠之宝,便在本寺。”源恩笑容不变。

夜摇光颦眉:“不是被贵人买走……”

“二十年前,贵人再临永安寺,得佛子点拨,身无长物,便以此为谢礼赠与佛子。”源恩道明缘由。

兜兜转转,这本当年夜摇光为了解燃眉之急,十分敷衍挑选最短字数抄写的,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回到了广明手里,且伴随着他整整二十年多年。

不知怎地,夜摇光捏着衣袖,心被一寸寸绷紧。

“这也是缘分,摇摇。”温亭湛握住夜摇光的手。

他温热的力量,平复了夜摇光泛起波澜的心,夜摇光浅浅一笑:“嗯,缘分。”

番外87

“小友,缘来缘去终须散,花开花落自有时。”源恩又隐含深意地念了一句,伸出手,“请。”

温亭湛微微对源恩颔首致意,执起夜摇光的手,夫妻两同步并肩迈入了永安寺。

源恩直接将温亭湛和夜摇光引到了泛着金光的禅房门口,亲自推开了房门。

其实夜摇光和温亭湛已经猜到了什么,他们到底已经经历过太多,能够镇定自若迈入禅房。

禅房内坐着一个看似只有二十岁的年轻和尚,他长得异常俊美,穿了一袭白色袈裟金边袈裟,浑身透着金色的光晕,看起来格外神圣不可侵犯。

他的旁边蹲着一只毛发银白的雪鹿,面前是一盆植物,清雅绝美,摇曳间绽放着华光,夜摇光认得,是当初温亭湛血肉模糊挖出来的优钵罗花。

到了夜摇光今日今日的修为和阅历,几乎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和人能够轻易挑起她的情绪,但她一进禅房,就忍不住痴痴地盯着盘膝而坐广明,原来长大成人的他,才是和温亭湛最像的一个,他们就像萧颛与萧士睿一样,是一个模子刻出来。

她贪恋的目光,似乎惊扰了他,像纱幕一般长长的睫毛随着眼帘掀开翘上去,露出了他神秘,深沉,澄亮而又慈悲的双眼。

四目相对,夜摇光一瞬间眼眶一红,若非强制运气封了自己的泪腺,夜摇光觉得她的泪水一定会霎时夺眶而出。

温亭湛的目光温和笼罩在这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身上,他们真的很像,除了身上的气息略有不同,稍微注意一点,站在一起,恐怕都不好分辨出来。

一句广明小师父,夜摇光硬是唤不出来,倒是广明展开了和煦且又乖巧地笑容:“母亲。”

夜摇光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她不可置信地望向温亭湛,温亭湛在察觉到她的目光之后,遮掩住眼底的幽光,坚定而又欣然对她颔首:“广明唤你母亲。”

得到肯定的答应,夜摇光即便是封住了泪腺,也是眼睛涩涩发痛,她激动得偏过头,极力压制住自己不受控住的情绪,抓紧了温亭湛的手,才勉强平静地含笑看过去。

这一转头,才发现广明已经走下来,站在她身侧,搀扶住她的胳膊:“母亲,请上座。”

夜摇光大脑短路,像个没有自主意识的木偶,有着温和浅笑的广明将她扶过去,待她落座之后,广明又对温亭湛恭敬地开口:“父亲也请坐。”

温亭湛态度和蔼,更为冷静从容。

他们坐下,广明便在他们面前跪坐,不再像一个佛家弟子,更像世俗承欢父母膝下的孩子:“这些年,广明无法侍孝于父母身侧,不知爹娘可否将家中之事说与广明听?”

“好,你想听什么,母亲都告诉你。”夜摇光立刻迫不及待回答。

广明笑容更乖巧:“都想听。”

这样的回答让夜摇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讲述,倒是温亭湛凝视着广明:“故事很长,当真都要听么?”

“当真。”广明颔首。

“那便从夔螭被镇压之后说起吧……”

夔螭之前,他们每年都能和广明相处短暂的几天,会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夔螭之后,他们才是彻底断了联系,再后来就是魔宫夜摇光受伤,为此彼此好,才断了念想。

温亭湛的声音清润,字正腔圆,用词也会具有高雅的幽默性,广明眉目温和,唇角含笑,认真聆听,夜摇光目光灼灼,仿佛看不够似的一瞬不瞬看着他。

直到他出声询问,或是为了让温亭湛不觉枯燥主动接话,才渐渐带入了夜摇光,夜摇光也放松下来,陪着温亭湛,将他们夫妻这么多年所经历的事情,全部告诉广明。

细致到一日三餐,这一说就是整整两个月,温亭湛和夜摇光早已经可以不眠不休不食,广明修为自然也可以如此,他们一家三口,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保持着最开始的姿势,在禅房里说尽了一生,说完之后,广明也把自己这一生的点点滴滴悉数相告。

不过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永安寺,只用了十天就把能够说的都说完。

说完之后,广明深深凝望着夜摇光和温亭湛:“如此,也算孩儿伴了爹娘一生。”

交换了彼此的经历,也算一生相伴。

这诀别的味道如此重,夜摇光却出奇地内心平静而又祥和:“广明所言极是。”

“母亲,今日是孩儿生辰,可否再吃一碗母亲亲手所做的长寿面?”广明漆黑幽深的眼瞳,透着点点渴求。

“当然。”夜摇光毫不犹豫答应,然后去了永安寺的厨房,整个过程中她都噙着笑,从揉面开始,每一个动作都细致不疾不徐。

让她想到了那些年带着温亭湛和温叶蓁兄妹去渤海陪伴广明的时光,日子过得真快啊。

一碗面端到广明的面前,夜摇光眼里是满满的母爱:“吃吧,还是当年的味道。”

广明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吃,一碗长寿面他吃得很慢,最后连汤也喝得一滴不剩,放下碗筷,他露出了满足而又释然的笑容,缓缓站起身,优雅跪在他们的面前,深深一拜:“母亲,父亲,孩儿拜别。”

夜摇光和温亭湛受了他这一拜,一左一右将他搀扶起来。

夜摇光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脸,温柔的目光深深凝望着他:“广明,无论你在何方,无论相隔多远,母亲心中,你永远是母亲的孩子。”

广明笑容加深,露出了和温亭湛一模一样的醉人酒窝:“孩儿亦是如此。”

夜摇光伸出双臂,抱了抱他,轻嗅了一口他身上清冷的佛香,并没有眷恋,十分果断地将他推开,然后不再多看他一眼,牵着温亭湛离开了禅房。

她和温亭湛就站在禅房外,禅房内传出了广明诵读的声音。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金色光芒缓缓消失,直至不见。

永安寺突然响起了厚重的钟声,和飘渺来自于远方的佛音,金色的光芒如同一颗璀璨的夜明珠,从禅房的屋顶缓缓飘出,升上了高空。

夜摇光仰望夜空,终究还是有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过了脸庞,但她唇角是含笑的。

没有过多久,又是一阵钟声,一束金色的光从另外一个禅房掠出,追逐着方才的光芒而去。

夜摇光见此,低声笑了:“原来老和尚要修成正果,就得助佛子功德圆满。”

老和尚只怕早就知道这一点,可当年佛子降世,他与人争夺,却未曾对她言及。

自永安寺相遇,源恩大师对她就多有包容,牵绊缘分从那一刻起就定下了吧。

广明和源恩同一天圆寂,广明走了,就连雪鹿和优钵罗花也一并消失,正因为它们都不在,夜摇光才深信广明不是死亡,而是走向了永生,所以她没有悲伤。

她握住温亭湛的手,摩挲着他的手背,与他十指相扣:“温公子,往后余生,唯我相伴,乐否?”

温亭湛的指尖扣住她的手背,柔情缱绻的眼瞳锁住她的身影:“温夫人,往后余生,有你相伴,幸甚。”

“师傅师傅,还有我!”不甘被遗忘的金子跳出来,端起它金灿灿的小脸。

夜摇光与温亭湛同时伸手弹了弹它的脑袋,夫妻两都发出了愉悦的笑声,笑声随风而散,奔向远方。

从此以后,夫妻二人携一猴天下遨游,他们的足迹遍布每一寸土地,走过最长的山脉,闯过最深的峡谷,见识天下奇闻,品尝四海美食,遇到过许许多多奇怪的人和事……

岁月漫长,山河悠悠。

何其有幸从总角到暮年,能执一人之手,不相疑,不相离,不相忘。

权倾天下,不如有你;世间永恒,唯神仙眷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