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异域求生日记 > 第六集 太阳之子 第三十二章 无人幸免

大地的震动朝着四面八方扩展开去,随后,是凝聚到极点的光元素绽放开来的巨大元素潮汐,将此刻仍旧留在那片广场上的所有人无差别的吞噬进去。

光的力量本身就是辉煌而博大的象征,当辛洛斯巨像中蕴藏的庞大能量扩展开来,在它的面前,几乎任何人都能感受到那排山倒海与无可抵御的力量,扩散的光元素令视野中的一切都变得苍白,声音发不出去,甚至连风的流动都被压制住,第一轮能量的冲击波,开始掀翻广场周围的房屋屋顶与易碎的布棚,无数的杂物哗啦啦的飞起在天空中,树木倒伏。

艾伦妮塔站在那儿,原本还在试图做最后的劝阻,但那片光芒淹没过来时,终于还是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无论理由为何,今天的这件事,都必将被视为对主精灵最大的亵渎,不再有回转的余地。

她望着那片光芒最耀眼的地方,眼帘压下来,瞳孔开始因为光芒的强烈而缩小,一般的人对着这样的光芒根本不可能直视,即便稍稍触及,都会因为光的强烈而闭眼、流泪,然而此时此刻,曾经为着战斗而做出的训练却只让她稍稍眯了眯眼睛,瞳孔缩小的过程中,仿佛散发这足以与对面抗衡的精芒,冲击波冲过她的身体,衣袂疯狂的飘舞起来,脑海中,仿佛有着什么被按下了开光,令得她纤长的十指陡然在身侧握成了拳头,下一刻,放开!

“阿尔!雷撒督克——”

刷!

惊梦之弦如电飞射,成百上千的锐利光线在刹那间冲向了光芒的中间,无声的分裂了道路上的一切物体,与此同时,一股压缩到极点的力量也陡然从这片光芒的深处爆发了出来,黑色的刀气聚成一柄惊天巨刃,从数十米外的地方,轰然斩至!

面对着那斗气聚成的巨刃,艾伦妮塔一步未退,左手陡然扬起,惊梦之弦在她的身前刹那间凝结成一把金色的七弦琴,被她的手指猛地划了过去。

千万的音符交织在一起,犹如天堂的赞美,又如同地狱的罪咏,震动了空气,形成一幅滔天的波纹屏障。

轰——

刀气与音符就在艾伦妮塔的身前碰撞出剧烈的爆炸,这位灰发苍瞳的女子一步不退地站在那儿,仰起了下巴,此刻,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丝毫劝阻的温和,闪动的只是关于战斗的冰冷的光。一切仅仅发生在刹那,同一时刻,爆炸的冲击波才席卷到广场的边沿,一些店铺的木制顶棚开始哗啦啦的剥离,冲向广场中央的惊梦之弦飞舞交错,将巨大的神坛犹如豆腐块一般的搅碎。

下一刻,黑色的刀气爆炸成千万飚射的白光,开始撕裂音符的阻挡,朝艾伦妮塔笼罩过去,这名女子也在同时预感到了危险,跃向天空之中,空气潮湿阴冷,白色的气流几乎是贴着她的身体飞过去,撕裂了她的衣袖与发箍,并且在她白皙的侧脸上画出一道血痕,天空中仿佛有一对阴鸷的眼睛在看着她,锁死她的一切行动,王蛇之剑,杀人无算。

侧面,巨大的物体在空中朝她飞了过来,本想聚集起惊梦之弦的锐利直接将那物体撕裂,然而下一刻她便发现了不脱,伸手在那物体上按了一下,试图与它避过去,目力所及,辛洛斯石像的半身就这样与她擦身而过,飞向广场边缘的房屋区,同时,另一股力量从石像的后方轰了过来。

末日战天术.洪流!

“呀——”

艾伦妮塔的双手猛地绘出,锐利的琴弦撕裂了大气,连光都被斩裂,如果有人从更高的地方看下来,那一片光的海洋中,四道透明气流的横亘天际,刹那间斩开了它面前的一切,将飞舞在天空中的巨大石像断成五截,随后,直冲过来的末日战天术的力量将一切碾成更为细小的碎片,千万石块如同子弹般的轰向了广场的各处,噼噼啪啪的摧毁着一切。

无数能量的乱流中,一道身影直接冲破了惊梦之弦的防线,出现在艾伦妮塔的身前,菲利克斯就在她的眼前扬起了长刀。

乒——

艾伦妮塔如同炮弹般的落了下去。

广场之上,一片轰然的连环怒斩,菲利克斯紧追着艾伦妮塔,令她连惊梦之弦都无法操控,就那样将她追得一路飞退,终于退入广场边缘的房屋里,随后再从另一端冲出来,攻击的猛烈,令人连喘息的机会都不曾有。另一边,伊斯特罗也终于挡住了唐忆,他的元素体本身是将身体化为元素形态获取更大破坏力的秘法,但是在唐忆的噬魔体面前,几乎是天生被克制住,然而此时,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当稍稍冷静下来,他还是稍微扳回了局势,为那边的艾伦妮塔减轻了负担。

噬魔体所能吸收的是纯粹的魔法力量,但如果魔力通过其它的物质做出转换,噬魔体的压制便会大大减少,此时随着伊斯特罗的双手挥舞,残留在广场上的石块、刀剑便如同有生命般的活动了起来,又或者是浓缩到极点的光系魔力如同箭矢般飞射而出,当魔力的强度超过界限,也绝不是噬魔体就可以忽视的力量,此时整个广场都笼罩在光芒之中,元素力量弥漫开去,正好被伊斯特罗统合起来,化为凌厉的光刀与巨剑纵横斩击,巨大的力量无穷无尽的轰炸,刹那间几乎将整个广场的地面都翻过了一遍,间或是末日战天术如怒涛般的轰击,将整个广场都笼罩在了滚滚的尘埃当中。

广场边沿,惊梦之弦飞舞交错,两层、三层高的房屋刹那间便被切割分解,屋顶、房梁、巨大的墙面倾倒掉落的同时,艾伦妮塔也在这片区域中不断退后着,她与菲利克斯的战斗事实上并没有居于完全的劣势,主要还是因为惊梦之弦那无坚不摧的锐利,然而,在织成蛛网般的防御之下,菲利克斯的攻击仍旧能够完完全全地将她压制住,就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之强悍,传自巴克那罗夏的王蛇之剑剑气流转,即便是惊梦之弦层层叠叠的保护,也已经在她身上留下了数道血痕。目光所及,手持双刀的男子身在半空,在一截掉落的房檐上一蹬,身影划过了日光照射的光芒中,转瞬不见。

视线拉高,下一刻,如巨轮般的刀气拖气高高的光芒,从后方怒斩而来,轰隆一声,将一栋仍旧陷在光元素里的三层楼房斩裂成两半,随即,那被刀气分为两半的房屋中又是无数的波纹升起,仿佛千万透明的丝线,将整个房屋都化作了细碎的小块,艾伦妮塔的身影轰的冲上了天空,在千万细弦的保护下,将目光望向了广场中央的那片尘埃。

那片尘埃仍旧不断沸腾着,偶尔可以看见其中的人影,伊斯特罗的攻势猛烈,双手偶尔虚合,偶尔挥出,偶尔伸向天空,压下大地,炽烈的魔法光芒始终在他的掌间凝结,操纵着周围整片空间的变换,几乎任何坚固的物质,包括铺在底层上的巨大石块都被魔法的能量牵引起来,不断地堆敌人做出攻击。当唐忆的还击就明显有些保守,末日战天术的力量刚猛狂暴,他却在这种攻势中不断躲闪,上一刻还出现在撞来的石块上方,下一刻便消失无踪,出现一瞬之后,便又隐匿不见,不到不得已的时候,根本就不再使用任何末日战天术的力量。

不过,看见这种情景,天空中艾伦妮塔的心中反而暗叫不好,无论如何,噬魔体对于元素力量的压制是不会消失的,伊斯特罗凭借多年的战斗经验,能够使用如此狂暴的攻击将对方暂时压制,但他本身的力量消耗,已经高到难以估量的程度,阿尔.雷撒督克的战略明显就是在等待他耗光力量变得虚弱的那一刻,偏偏伊斯特罗还根本不可能松懈,一旦松懈,让对方近了身,噬魔体对于魔法的压制形成,那仍然是一败涂地的结果……

脑中正闪过这个念头,轰然巨响中,方才倒塌的房屋碎片如同炮弹般的冲上了天空,朝她撞击过来,下方扬起一片灰尘,她双腿一蹬,在冲过来的房屋墙壁上借力冲向更高的空中,一泓刀光也在瞬间斩裂了那堵飞起的墙壁,朝她冲过来。

天空之中,艾伦妮塔扬起双手,朝着对方压了下去,身体不断飚射向高空的同时,惊梦之弦在阳光中结成巨大的蜘蛛网,朝着对方笼罩过去,转眼间,收束成巨大的、无坚不摧的银色漩涡,将迎上来的东西“哗啦”碾成糜粉。

漩涡之中,没有目标。

心中正升起不详的预感,下方那片尘埃当中,一道身影陡然如炮弹般的被击飞出去,全身染血,正是伊斯特罗,尘埃之中,黑色的气息咆哮着,犹如千万低咆的狼群,这是……吞天魔狼杀。

菲利克斯将目标转向了伊斯特罗,那么阿尔.雷撒督克呢……

一瞬间,惊梦之弦结成的漩涡在天空中犹如长鲸吸水般的倒收而回,黄金的七弦琴凝结成实体,无数狂乱的音符朝四面八方扩展出去。

已经晚了。

冰凉的感觉从背后升了起来,还没有痛感,但鲜血已经飚了出来,刀光从她的背后亮起,斩上她的右肩,随后朝着左边拉了下去,哗啦一声,触目惊心的痕迹,她微微回过头,出现在背后的是阿尔.雷撒督克那相对于男性来说过于漂亮的脸与冰冷彻骨的眼神。

这不是末日战天术,而是……黑夜妖精的暗杀技。

目光仅仅停留了一瞬,这样的判断也在瞬间闪过脑海,随后,她便朝着下方的广场摔落下去,七弦琴在她的怀里演奏得愈发激烈,声音狂暴地飞散开去,保护着她,直到落下下方的一栋房屋,那两层高的房舍在音符中转瞬分解消融,只剩下房屋的骨架,最终连骨架都化为飞灰,下方的地层被侵蚀出一个巨大的坑,尘埃飞扬,艾伦妮塔从废墟中站起来,转了一圈,看不见敌人的位置。

随后,腹部冰凉!

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左肩,长刀陡然从她的背后刺入,从小腹穿了出来,她感觉到那长刀几乎一刻不停地又要抽出去,接着刺第二刀。

口中已经是甜甜的了,没能发出声音,她只是猛地向前冲,试图扑出去,跃起来,躲避第二下的攻击,身体终于是跃了起来,“哗”的一声,抓在她左肩的手只抓住了她的衣服,将她背后的衣服陡然撕了下来,在这短短片刻间,那长刀又连续捅了两下,只在最后一下的时候,似乎微微有些犹豫。

她摔在了地上,扭转着目光想要往后看,只能隐约看见那道黑色的身影,似乎在考虑着要不要补上一刀。

城市中的军队已然被惊动了,远远的有响动,广场上还是很安静,弥漫的光元素已经渐渐散去,尘埃缓缓落下,周围一片狼藉,巨大的神坛、辛洛斯像都已经被毁了,周围的房屋也被毁坏了许多,巨大的坑里,唐忆看着在地上流血的主精灵女子,看看手中的刀,有些苦恼。这苦恼原本是不该存在的,只是……

“喔,真有爱啊……”

菲利克斯那懒懒散散的声音出现在了土坑的边缘,望着这边,唐忆也回过头看了看他,他目前的情况有些为难,左手拿着艾伦妮塔被撕破了的后背的衣服,右手拿着染血的长刀,在他的前方,艾伦妮塔半身赤luo着,背后被劈了一刀又被捅了一下,全是血,最夸张的是,还有两刀捅在了她的……

“你干嘛捅她的屁股……”

菲利克斯眨着眼睛问。

“呃……她跳起来了,顺手捅过去就……”

“喔,真是巧合的事情喔……”

原本该是很严肃的复仇场面,此时却变得似乎有些古怪,两个男人一个有趣一个尴尬地望着女子臀部上的鲜血,艾伦妮塔原本就是极美的女子,此时倒在血泊之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颇有一种令人怜惜的凄美感。不过,两个人怕都不是在真正决定出手后还怜香惜玉的类型,手上沾了无数鲜血的菲利克斯姑且不提,唐忆曾经在丹玛就曾毫不犹豫地给过海茵一棒,此时让他感到尴尬的,怕还是这捅错了位置的两刀。

“呃,菲利克斯,你来吧……”

“来干什么?你捅了她的屁股所以也叫我捅?捅得很爽咩?”

“杀了她啊……”

“我不干,我跟她老师有点交情,刚才打得很激烈一刀砍了倒没话说,现在动手就太猥琐了……”

“但是……”

“没什么但是啦,反正今天是为了那个神像来的,杀不杀她问题也不大,她以后是有可能成为光神宫的圣女,但现在又不是……”菲利克斯想了想,“不过她资质很高,以后又有可能变成圣女,这样放了她也不甘心啊……”

两个人在那大坑边想着想着,不一会儿,菲利克斯下去扛起重伤的女人,两人朝着城市的一侧扬长而去了。

混乱还会在城市里持续一阵,广场一侧,一栋未在刚才战斗中损坏的房屋二楼窗口前,戴着圆形眼睛默默地看完了这一幕的男人手指敲打着前方的桌面,望着广场上的一片尘埃,淡淡地笑了笑:“看见他活得很好,很高兴吧?海茵?”

名叫海茵.夏乌佳的女子只是安静地望着方才两人消失的方向,没有说话,虽然方才经过了一场大战,但时间仍旧是上午,广场安安静静的,阳光从天空中照射下来,一如往昔每一刻的明媚。

“每一个人,都会被这个世界同化。”微微沉默了片刻,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开了口,“阿尔.雷撒督克这个人非常有趣,从看见他的第一眼,我就看出来了,就像是看见很久以前的我,清楚明白……他了解很多东西,可要的不多,心中想要守住最纯粹的一片地方,以为这样就能获得幸福,原本也是本本分分的想法,无论怎么去说,都算不上过分,是个好人啊……”

“可是世界本身就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东西,很多的情绪和想法、**、祈求,人们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完全是靠着交换善良的东西存在的,负面的黑暗的东西,侵犯、欺骗、仇恨,甚至很多你看着是无理取闹的东西,就像是一个漩涡,哪怕你只是被拉住一片衣角,最后都会被整个拉进去,伤害造成之后,你就只能去伤害别人。你看,他现在也是抱着仇恨在生存的人了,不管这个仇恨是多么的理所当然,他终究还是走到了这里,仇恨最后又会造成更多的仇恨,他成为了世界的一部分,也必然将更多的人给拉进来,所谓漩涡,就是这样的东西。”

“只要接触,就会被整个拉进来,在这个意义上,无人能够幸免。”军队开始进入广场,艾德里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没有人能回去,海茵……”

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的话,海茵只是坐在那儿,怔怔地望着、望着……

他准备回去了,艾德台地。

这一趟旅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个世界不会变成从前的那个样子,似乎有很多东西,都已经不同了。

活着的、死去的人们,芙尔娜、凯瑟琳、克娜、伊芙、南茜、海茵、加百列、巴克那罗夏、文森特……

此时他们坐在一片小山坡上,马车停在附近的大树下,银发的少女坐在马车上,抱着小小的毛球,依依呀呀地轻声说着话,芙尔娜在马车边整理着一些东西,偶尔望过来一眼,笑一笑,或者与小雪没头没脑地说上几句。唐忆与菲利克斯躺在那草地上,玩世不恭的少年口中叼着一根草茎,眼望天空,没心没肺的样子。

“真的不去艾德台地?”

“开玩笑,怎么可能让腓烈特那个家伙安安稳稳地当皇帝,让他吃不好睡不稳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才是我的风格!放心,你走了,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凯瑟琳和小克娜的……”

“呵,有什么话要带给芭芭拉老师吗?”

听到母亲的名字,菲利克斯撇了撇嘴:“让她在艾德台地找个漂亮的男人,不用想着她英俊的儿子我。”

“……”

“开玩笑,其实没什么要说的……有空的话,我会过去看她,让她好好呆在艾德台地别乱跑。”

“完成了露西妮的课程之后,我会从艾德台地里出来,到时候……”

“阿特罗卡这边的事情归我,你去赛灵格,露西妮大姐留着那么多人没杀,不就是留给你的吗。”

唐忆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草地上渐渐安静下来,他们听着风和草的声音,看着白云从天上流过去,唐忆笑了笑:“如果文森特他……他没死,两年后……”他想起那个大家一起环游世界的约定,抬起头,那个为了死去的弟弟而活着,犹如太阳一般努力照耀着所有人的男子仿佛正从天空中看下来。菲利克斯从旁边坐了起来,拿起身边的双刀。

“哪有什么如果啊……”

他们从地上站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菲利克斯扬了扬手上的刀:“该走了。”唐忆点了点头,山坡的另一侧,一小队骑兵朝这边跑了过来,眼看着这边的马车和草地上的人,远远地停下。

“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人理会这样的质问,唐忆等人上了马车,挥手与菲利克斯道别,小雪抱着毛球,探头望着那边的骑兵,马车缓缓动了,菲利克斯笑了笑,迎向奔来的骑兵,转身的那一瞬,拔出了手中的刀。

“……我是坏人哪!”

蹄声轻响,马车随着天上的白云缓缓地走着,车上传出了轻轻的哼唱声:

“野牛群离草原无踪无影,它知道有人类要来临;

大地等人们来将它开垦,用双手带给它新生命。

草原上将盖满金色麦穗,大城市不多久就建起;

欢迎你各民族姐妹兄弟,来到这最美丽的新天地……”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野牛群离开草原的情景,它们离开了,草原上安安静静孤孤寂寂的,碧绿空旷,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东西……

(异域求生日记*完)

总结

我不知道这该叫做总结还是小结,在我的构思中这个故事会有三部,第一部完了,第二部第三部是依旧放在后面写还是用个新名字开新书,我还没有确定,当然,主角已经拥有了末日战天术,接下来他在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求生的旅程了。

这部书一开始的时候,仅仅是作为练笔的一个题材,当时我在广东佛山的一家陶瓷厂打工,闲暇的时候,看一些书,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与村上春树的几本书是常看的读物,另外还有诸如《悲惨世界》一类的文学名著,于是想写一本用于练笔的文章,主要是模仿村上的风格,就有了这本《异域求生日记》,写的时候就打定了主意,既不为钱也不为读者,只为练笔,为我自己。因为事情明摆着,这类书不可能走红,简直一目了然。

然而事情在某些程度上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过分精心雕琢的文字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兴趣,至今还偶尔有人跟我说,看见你的《日记》真是令人惊艳之类之类的,我记得当时几乎各个大小文学论坛——甚至一些盗贴站的论坛都是置顶帖为我做推荐,我当时想:这下我要红了。当然,也不是。

编辑给推荐给得很多,但成绩不理想,许多事情是我后来渐渐了解这个圈子后作过的对比,叫好不叫座,无论是《异域求生日记》还是后来的《隐杀》似乎都是这样,我曾经一度想要用设定完结掉这本书,特别是在《隐杀》开始的那段时间里,但终于没有这样做,归根结底,这本书的设定很棒,特别是后期的情节,让我舍不得放弃。

后面的情节是什么呢……我还要写出来的,就不说了。什么时候会发,我也不清楚,但如果没有几十万字的存稿,是肯定不会动的。该说的是什么呢?嗯……我的记忆力是很差的,但我现在还记得当初写这本书的时候的事情,那是夏天的晚上,凌晨…钟上班,我从出租房里出来,去一个熟悉的、只有五台电脑的小电脑房打字,那时候什么想法都没有,一心一意地想要把心中觉得很好的故事,很漂亮的语句打出来。

工厂旁边只有那样小小的村庄,小小的道路,小小的电脑房,那样的夜里,梦想似乎也变得很纯粹。

想写一本好书。

谢谢大家支持我。

最新全本:、、、、、、、、、、

(777zw)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